Sakonia

喜欢可爱的人

〖武华〗

走评论。略重口。自行避雷注意。

是我觉得游戏里最好看的两套搭配了  亲爆精总

不橡皮筋:

@Sakonia

圣地巡礼结束

置顶

称呼sako  北极圈常住人口
楚留香  杂食 主【武华】
你吃华武和武华我不会打你
部分华武我也能吃
但是你产华武还要打武华tag会让我很反感
反之亦然
逛lof习惯不点任何推荐只点爱心
不会主动评论,回评论方式清奇见谅
大号山外云卧石漱雪w6华妹
小号有一堆
最喜欢的NPC是蔡师兄
会不定期发一些游戏废话游戏截图然后删掉
链接打不开随时告知补链接或走微博头条文章存档@Sakonia
慎fo注意  取关随意  眼熟会互关 互关后取关希望单向
扩列或游戏加好友可私信
爬墙后清lof内容  目前大半年内不会爬墙但产出有限
非常感谢给我留过评论点过爱心推荐的人🙏

〖武华〗

年下注意  6k5附车走评论

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

长盏:

@Sakonia 的奶华(ψ°▽°)

〖武华〗

半妖兽化设定

恶趣味车注意

走评论链接

前文【车】指路主页

【武华】


幼驯染,暗恋多年设定






武当随华山回门派暂住一段时日,刚好碰上雨季,华山借口偷懒,整天坐在窗前看看闲书,吃了饭在门内溜达几圈,然后就待在床上。

华山小时候就有午睡的习惯。虽说是午睡,往往是从申时睡到晚饭前。

这一天雨也是断断续续地下,武当和华山门内几位师兄师姐也混得比较脸熟,在库房帮忙处理了一上午杂务。回去的路上又开始下雨,刚进屋就是一阵雷声带着豆大的雨点砸在窗檐上。

华山的屋子是回廊里最偏僻的一间,床上的人仰面躺着,左脚靠墙右脚伸了半个到床边,一只手卷起上衣的下摆,一只手搭在腹部。

窗板支着,凉风吹进来,薄被在两腿之间团成一团,已经失去了它的作用。

武当轻轻叹了口气,把他的手摆好,拉起被子盖到人胸口处,华山却还是不满意地晃动了一下左腿。

武当摸了摸床上料子,粗糙,且因多年浆洗和缺少日晒而发干发硬。他自己已淡出门派,一切从简,和华山在一起之后也习惯了不多花闲钱,只是给华山买酒买零嘴的时候才舍得多掏点,好让他开心。

室内昏暗,他也没办法点灯做替人抄经的活,等晚上华山醒了,自然会帮他。

于是他就脱了外袍在华山身边躺下,闭上眼休息。

最近,他总是莫名回想起很多事情。第一次来华山的时候,师兄们送的糯米汤圆把正在换牙的华山乳牙粘掉了一颗,他手忙脚乱地端水给华山漱口,又从那吐出来之后不成形的糯米团里抠出了那颗牙齿,帮华山扔到了房顶上。

华山豁着牙厚着脸皮拉他陪小师妹玩扮家家酒的游戏,小师妹执意要“道长哥哥”当她郎君,要华山当儿子。当时华山应了,但不服气这个“亲娘”把他当仆人看,于是最后同门内斗了起来。

第一次和华山下山的时候,武当看他做什么都很开心。他会掏鸡窝,会钓鱼,还能从路边的瓦罐里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。他会和武当去金陵城门上看星星,偷街上瓜摊的瓜,去点香阁悄悄围观传说中的武当二师兄。

武当给被碰瓷的华山买过花,还给他买过糖葫芦,只是点香阁的姐姐亲了华山一口的时候,武当生气了很久。

武当当然也记得有一次,华山因为从鸡鸣寺顶上跳下来摔残了腿,只“哎哟”了一声,非但没有喊痛,还爬来爬去地在地上乞讨。他第一个在华山面前坐下传功,等那些救助的少侠走了之后,他把人拖到暗处,大吵了一架。华山不听劝,他的性子也有些倔,闹得不欢而散。

想到这里,身旁的人突然甩过来一条胳膊,觉得热了又要蹬被,武当侧过身给他搂住腰没让被子全踹下去。华山手臂上的皮肤沾了些湿凉气,武当干脆坐起身把窗户关了,拉上被子把两个人盖住,抱着这祖宗睡。

窗外的雨声小下去些,华山安稳了,也不乱动,沉沉地睡。武当借着昏暗的光看他,白净的脸蛋,纤长的睫毛,平日那对勾人的眼睛闭上后也多了几分安分守己的乖巧,不管怎么看都是他喜欢的模样。

远处不知哪位师妹一边洗衣服一边哼起了歌,歌声融入风雨声中,一阵强风吹过,雨声骤然变大,隐隐又传出松涛之声和泥土草木的气味。他耳畔仿佛响起中秋月圆时画舫上的乐曲,华山邀他喝酒赏月,讲些故作风雅的话,最后自己喝多了靠坐在栏杆上吹夜风,眼神迷离。等奏完最后一曲,华山早就睡着了。

他摒弃杂念,下船后将沉得不行的华山抱进客栈,两个人凑合睡了一夜。第二天清晨他偷吻了华山,从那以后华山对他的态度就有些变了味,对亲密的接触格外排斥,有次连受伤也不肯让他碰。

最后不知怎的他急了,在夜色中狠狠吻了华山,别的什么也不干,就是粗暴地啃他的嘴唇,华山软倒在他怀里,他怕牵动伤口,封了人的穴位送到医馆,等华山被用了麻药沉沉睡去,他才离开。

他察觉自己已无心修道,暂时卸了武器脱下武当的衣冠入少林寺静修,还是割舍不去。从早打坐到晚,深夜依然心浮气躁。大师劝他既然放不下,就给他除去佛前挂名,下山去追寻他那命中劫难去了。

所幸的是,他痛苦煎熬十年,命运给了他个完全相反的结局。

华山见他为了自己连一身武学都快作废,也不忍迂回曲折地避开他了。若有人愿意真心待自己好,为什么不接受呢。

只不过武当后来问他为什么答应,华山却说:“我从小被师兄师姐们骗,说华山那几年没有钱,小孩长大之后都要嫁到武当。我那时就以为,你是被带来挑媳妇的,只是没想到你相中的是我。”

他随华山第一次以伴侣身份回来的时候,华山上下并不见得有多意外。

听人说,华山也曾意气风发,执酒舞剑。当晚他被师兄师姐们灌了一通,认赌服输,雪夜中澄澈的剑光与挥袖泼出去的清酌,只一眼就让他心醉了。

也只有这华山才孕育得出这样潇洒的少年了。他本觉得他应怀揣着这份痴迷,将那人最疏狂的形貌刻在心里,相伴他一生,不料他还是输给了所谓儿女情长,以身作陪了。

他喜欢一个人便是实打实的长情,不管面容性格如何变化,仍改不了日渐深入的情愫。他对华山,有过渴望,更多的是珍惜。华山若不主动索求,他绝不强迫。

他隔着衣服轻轻揉了揉华山的腰,回来之前华山要过一回,现在肌肉损伤应该是好了,却应该还需疏通经脉才好。

华山被他的按摩一弄,舒舒服服地清醒了几分。含糊不清地喊了他一声,翻过身去,大有让他继续服侍的意思。

于是武当替他把背也揉了,雨就这样慢慢落着,不知过了多久,武当也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。等他听见窗下草坪里的鸣虫叫声,才发现雨早就停了。

他家剑客早醒了,忍着肚饿没有惊动他。他对上那双笑盈盈的眸子,肚子很合时宜地咕噜了一声。

“饿了……?快走,师兄们抢起饭来那叫一个不留情面,去晚了就没得吃了。”华山吸了吸鼻子,已经闻到了空气中熟悉的饭香味。

“晚上凉,你披件衣服再出去。”武当拿起之前脱下的外袍,盖在人身上,自己又找了件不起眼的穿上。

华山自己扎好了乱七八糟的头发,看武当的头发还散着,随意地帮他用发带束了起来。

武当温热的手掌握着华山的,另一手推开了门。

华山门里挂的灯笼不多,两人走出庭院,天上还是阴沉沉的。厚重的云层压在头顶,华山不快地啧了一声。

“下次回来,我再带你去誓剑石顶上看星星,好不好?”

华山说什么武当自然都是听的。他把华山的手往自己衣袖中拢了拢,其实他也不讨厌下雨,只要是和华山在一起,阴晴雨雪又有什么关系。

他没来由地想起少年时某个夜晚他还未解脱,读到的一首让他几近落泪的诗。

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
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

忧愁已不在,缠绵散去,他余生有此一人,无论是作为恋人还是朋友,足矣。

献祭一对武华,让我开出金秘籍吧

非常规武华,中途有车全文5k+走评论外链